午夜福利波多野结衣人妻

<bdo id="npdtb"><strong id="npdtb"></strong></bdo>
        <progress id="npdtb"></progress>
          <progress id="npdtb"></progress>
          <dfn id="npdtb"></dfn>
                  <bdo id="npdtb"></bdo>
                        <dfn id="npdtb"></dfn>
                        <dfn id="npdtb"></dfn><dfn id="npdtb"><delect id="npdtb"></delect></dfn>
                          <bdo id="npdtb"><object id="npdtb"><rt id="npdtb"></rt></object></bdo>
                          <bdo id="npdtb"></bdo>
                              你的位置:首頁 > 案例展示 > 案例展示

                              2021 年深圳法院勞動爭議典型案例匯編選讀(十)

                              2021/5/25 17:44:50      點擊:118

                               

                              張某某與 A 公司勞動合同糾紛案

                              ----關于勞動者隱私權和用人單位管理權的平衡

                              關鍵詞 隱私權 管理權 平衡 合同解除

                              裁判要點

                                  勞動者作為自然人享有隱私權,但由于勞動關系的從屬性以及勞動者活動空間的特殊性,用人單位的管理權必然會對勞動者的隱私權起到一定的限制。勞動者作為公司員工,需要接受公司適度管理和監督,用人單位在不侵犯個人隱私的前提下,有權合理行使管理權。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 25 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 110 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 2 條

                              案件索引

                              一審:廣東省深圳前海合作區人民法院(2019)粵 0391 民初 5194 號民事判決(2019 年 12 月 20 日)

                              二審: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2020)粵 03 民終 6076 號(2020 年 4 月 28 日)

                              再審: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2020)粵民申 8843 號(2020 年 11 月 4 日)

                              基本案情

                              上訴人(原審原告):張某某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A 公司

                                  張某某訴稱:其于 2013 年 10 月 14 日進入 A 公司工作, 2016 年 10 月 14 日與 A 公司第二次簽訂《勞動合同》,為 2016 年 10 月 14 日起至 2019 年 10 月 13 日止,工作崗位為信貸管理部審批副經理。2019 年 6 月 24 日,A 公司在張某某從事勞動的工作區域內安裝了多個高清攝像頭,其中一個攝像頭位于張某某工位的上方。因該攝像頭能夠拍攝到張某某個人隱私,張某某將兩把傘支撐在其工位上方遮擋該攝像頭。張某某多次就此事通過郵件向 A 公司領導、工會反映,希望協商解決。A 公司在 2019 年 7 月 17 日以張某某嚴重違反勞動紀律或規章制度為由向其送達了《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 張某某認為,因其他方位的攝像頭仍可清晰拍攝到其工位, 其打傘的行為未影響到公司管理目的的實現,并無嚴重違紀或違反規章制度的行為,A 公司解除勞動合同的行為己構成違法解除,嚴重侵害了張某某的合法權益,張某某有權要求 A 公司向其支付賠償金。同時,A 公司未足額向張某某支付產假工資及 2019 年 7 月的工資,應向張某某支付工資差額。

                                  A 公司辯稱:一、張某某自 2019 年 6 月 24 日開始至 7 月 17 日期間,為了逃避公司日常管理,故意將兩把雨傘放置在桌面將工位全部遮擋,導致 A 公司無法掌握其上班是在工作還是在玩手機,亦或是在從事其他與工作無關的事情。同時,其行為對其他員工造成嚴重負面影響,影響正常的辦公環境,違背作為一個勞動者應遵守的最基本勞動紀律和行為準則。結合證據來看,其故意打傘遮擋工位的違紀行為長達 18 個工作日,近乎法定的 20.83 天的月工作日,具有長期性、持續性等特征。A 公司針對張某某的打傘遮擋工位逃避日常管理的行為進行了至少兩次口頭警告、兩次書面警告, 但張某某均無視警告,拒不改正,且工會主席也提醒其及時收回雨傘,但張某某仍拒絕接受,且對履行職務行為的人事經理和工會主席進行惡意投訴,并發生激烈爭吵,拒不服從公司管理。張某某的違紀行為不僅具有長期性、持續性等特征,而且經多次警告拒不改正,己明顯達到嚴重違紀的程度, 屬于嚴重違反勞動紀律行為。A 公司在依法通知工會后,解除與張某某之間的勞動合同,屬于合法合理解除,無需支付違法解除賠償金。二、結合張某某提交的工資銀行流水及工資單顯示,張某某產假期間工資已經發放完畢,且每月工資構成和金額清楚明確,不存在所謂的差額問題。

                                  法院經審理查明:2019 年 6 月 24 日,A 公司在工作區域內安裝了多個高清攝像頭,其中一個攝像頭位于張某某工位的上方,張某某認為該攝像頭能夠拍攝到其個人隱私,于是用兩把傘遮擋該攝像頭,不妨礙其他方位的攝像頭正常拍攝。A 公司通過人事經理兩次口頭與張某某就打傘行為進行溝通后,又于 2019 年 7 月 3 日、2019 年 7 月 4 日分別書面向張某某發送了《警告信》,在此情況下,張某某仍堅持在工位上撐傘達十多個工作日。2019 年 7 月 17 日, A 公司以張某某在工位上打傘嚴重違紀為由與張某某解除了勞動合同。 另 A 公司提交的張某某產假期間的工資表備注顯示,張某某產假績效工資均按 50% 的標準發放 2400 元。

                              裁判結果

                              廣東省深圳市前海合作區人民法院于 2019 年 12 月 20 日作出(2019)粵 0391 民初 5194 號民事判決:

                              一、A 公司自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張某某支付 2019 年 7 月 1 日至 2019 年 7 月 17 日工資差額 1518.44 元;

                              二、A 公司自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張某某支付律師費 2467 元;

                              三、駁回張某某的其他訴訟請求。

                              宣判后,張某某提出上訴。

                              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于 2020 年 4 月 28 日作出 (2020)粵 03 民終 6076 號民事判決:

                              一、維持廣東省深圳前海合作區人民法院(2019)粵 0391 民初 5194 號民事判決第一、二項;

                              二、撤銷廣東省深圳前海合作區人民法院(2019) 粵 0391 民初 5194 號民事判決第三項;

                              三、A 公司自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張某某支付 2017 年 7 月 18 日至 2018 年 2 月 25 日休產假期間工資差額 15718.19 元;

                              三、駁回張某某的其他訴訟請求。

                              宣判后,張某某不服判決,申請再審。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了審查,于2020 年 11 月 4 日作出(2020)粵民申 8843 號民事裁定:駁回張某某的再審申請。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認為:關于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首先,關于 A 公司在辦公室安裝的監控攝像頭是否合理問題。根據 A 公司的內容,其安裝監控攝像頭的目的是為保證工作場所人、財、物的安全,且安裝區域是多人工作的公共場所, 而非個人單獨的工作場所,亦非勞動者的私人生活區域,所安裝的位置也是在通常安裝的墻角上方,即為了監控面積無死角且最大化,A 公司該安裝監控攝像頭明顯符合普遍公司行使用人單位管理權合理行為,張某某并無證據證明A 公司該安裝行為除此之外還存在其他目的,法院認為A 公司在辦公室安裝監控攝像頭并無不妥之處。

                                 其次,該安裝監控攝像頭是否侵犯張某某個人隱私問題。 從 A 公司《通知》內容可以看到, A 公司安裝監控攝像頭的目的是為保證工作場所人、財、物的安全,且安裝的區域是多人工作的公共場所,并非勞動者的私人生活區域,且安裝的位置也通常在墻角上方,A 公司安裝監控攝像頭屬普遍公司正常行使用人單位管理權,其行為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并無不妥之處。張某某主張攝像頭的位置侵害其權益,但就其提供的照片等證據來具體分析,無法支持其主張。張某某作為勞動者在工作時間、工作區域本應接受用人單位的管理, 雖然監控攝像頭有可能拍到其賬號密碼,但安裝監控攝像頭明顯是加強了工作區域的安全性,某種意義也是A 公司參與承擔員工一定的安全義務;而且,公司明確只有高管可以查詢錄像視頻,且公司如需知曉員工賬號密碼完全可以通過軟件設置以技術手段完成對報價流程的監控或通過其他管理方式獲取,不需要以在公共辦公區域安裝攝像頭的方式來實 現此目的;再者,員工賬號密碼本來就是為了處理工作事務, 而不是處理私人事務,并非屬于個人隱私信息。至于張某某主張其所在位置能被拍到個人身體隱私部位,其完全是以一種極端角度顧慮監控攝像頭的功能作用,現在公共區域安裝監控攝像頭已是普遍現象,只要規范著裝完全可以避免所謂“走光”問題,所以,張某某主張該安裝監控攝像頭侵犯個人隱私,法院不予采信。

                                 再次,張某某是否存在嚴重違反勞動紀律問題。法院認為,張某某為了躲避監控攝像頭堅持在工位上撐傘十多個工作日,期間,A 公司人事經理兩次口頭與其就打傘行為進行溝通,又曾先后兩次書面向其發送了《警告信》,但張某某仍拒不改正、拒絕服從公司管理,不僅給其他員工造成一定的負面影響,更導致公司的相關管理制度如同虛設,故其行為完全屬于嚴重違反勞動紀律之情形,A 公司據此解除與張某某之間的勞動合同,于法不悖。張某某主張 A 公司支付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法院不予支持。

                                 關于產假工資差額。張某某于 2019 年 7 月 17 日被解除勞動合同,于 2019 年 7 月 29 日提起勞動仲裁,故張某某主張A 公司支付 2017 年 7 月 29 日至 2018 年 2 月 25 日休產假期間工資差額,沒有超出法律規定的申請仲裁時效,原審判決對此處理不當,依法應予糾正。A 公司認可張某某產假期間的績效工資均按 50%的標準發放 2400 元,違反勞動合同法的相關規定,故依法應向張某某補足產假期間的績效工資差 額 15718.19 元。張某某請求產假工資差額的超出部分,沒有事實依據,法院不予支持。

                              案例注解

                                 本案中,雙方的主要爭議在于 A 公司解除勞動合同的行為是否違法,本質上屬于員工隱私權的保護邊界與公司管理制度發生沖突時如何協調的問題。第一,從《中華人民共和 國民法總則》第一百一十條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二條的規定來看,隱私權屬于公民的一項人格權。其強調的是自然人享有的對其個人的、與公共利益無關的個人信息、 私人活動和私有領域進行支配的一種人格權。勞動者作為自然人享有隱私權,但由于勞動關系的從屬性以及勞動者活動空間的特殊性,用人單位的管理權必然會對勞動者的隱私權起到一定的限制,故對于勞動者隱私權的保護也應有別于其他法律主體。

                                 第二,關于勞動者隱私權和用人單位管理權的平衡問題, 盡管《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均未明確規定何種情形下違反隱私權,但并不意味勞動者可以通過隱私權的概念隨意擴大自已的權利范圍,不接受用人單位對其的提醒和警告,雖然用人單位有保護勞動者權利的義務,但其也是勞動者賴以生存的土壤,只有在勞動者尊重用人單位勞動紀律的情況下,用人單位才能順利發展,勞動者的權利才能獲得更多保障。因此,勞動者在享受勞動法等法律賦予的特殊保護的同時,應當服從用人單位在工作場所、工作時間內對其進行的必要的監督和管理,在工作區域這種特殊的場所,勞動者需要承擔更高的行為注意義務。從另一個角度來說,用人單位還應保護勞動者免受其他同事、第三人的侵害,保證向勞動者提供安全的工作環境,為維護勞動者的財產權和人身權提供切實的保障,在工作地點安裝攝像頭進行監控,可以在用人單位的財產權、勞動者的財產權和人身權的安保上發揮作用,預防和打擊犯罪行為。

                                 本案中,用人單位將攝像頭安裝在辦公室公共區域,并未針對特定員工,不僅能對員工行為起到一定監督作用,而且也能確保用人單位財產安全,為用人單位實現有效管理的必要手段之一。張某某主張攝像頭可以拍攝其隱私部位,但從照片、視頻等證據看,并無顯示張某存在走光及暴露隱私等情形,實際上并未侵犯其隱私權。勞動者隱私權固然需要保障,但勞動者作為用人單位員工,基于其特殊身份,必然需要接受用人單位適度管理和監督,在不侵犯其個人隱私的前提下,用人單位有權合理行使管理權。

                                 另一方面,用人單位在公共辦公區域安裝監控攝像頭, 其監控的時間和空間范圍必須有嚴格的內控制度,其內容的提取和使用應當依照一定的規程,并不得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相關規定,這是用人單位為自身利益安裝攝像頭實現管理目的的同時保護勞動者隱私權的應有之意。在用工管理中, 作為強勢主體的用人單位在行使管理權的同時,理應更多盡到審慎的注意義務,可通過規章制度或與勞動者進行書面約定的方式,對可能涉及勞動者隱私權的相關管理問題,以明文規定方式予以固定,最大程度地規范和保護勞動者隱私權和用人單位管理權,以實現二者關系的平衡。






                              一審法院審判員 劉一瑤二審法院合議庭成員 冼朝暾、張永彬、徐玉嬋

                              編寫人 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勞動爭議審判庭徐玉嬋


                              午夜福利波多野结衣人妻
                              <bdo id="npdtb"><strong id="npdtb"></strong></bdo>
                                    <progress id="npdtb"></progress>
                                      <progress id="npdtb"></progress>
                                      <dfn id="npdtb"></dfn>
                                              <bdo id="npdtb"></bdo>
                                                    <dfn id="npdtb"></dfn>
                                                    <dfn id="npdtb"></dfn><dfn id="npdtb"><delect id="npdtb"></delect></dfn>
                                                      <bdo id="npdtb"><object id="npdtb"><rt id="npdtb"></rt></object></bdo>
                                                      <bdo id="npdtb"></bdo>